很多時候,如果此時不記下來,記憶會越來越模糊,在時間流失中會忘記很多人,但也有些人即使記住卻再也找不到。

有些人他們深刻烙印在你的生活裡,但你怎找就再也找不到了。在中學時,班上有個同學-之敏,我和她並不是特別熱絡的朋友,都各自有小圈圈朋友。雖然我們都喜歡看漫畫和畫畫。那時我們還用筆記本畫漫畫給同學們傳閱。同學們總是比較我們二個,我們成績差不多,成績名次都在中上,數學一樣不拿手,我國文較好,因為國文老師刻意栽培,但我們其實沒什麼瑜亮情節,可能在她國三那年就決定要去加拿大,所以,她的朋友們就固定幾個沒什和同學們特別往來。但我一直很想和她做朋友,因為我滿喜歡她畫的東西。直到要畢業時,我跟她的一個較好的朋友要了她在加拿大的地址。

但我還是不知道要寫什麼給她,大概過了幾個星期後吧,我決定用畫漫畫的方式給她一封信問候,因為當時我想沒什話可以說,但用畫的,可以畫大一點可以畫個二張吧。那時才開始算真的有往來。隔了二週之後我收到她的回信,她也很非常訝異我寫信給她,而且居然是用畫漫畫的型式,於是她也回我用漫畫型式的信。我想我們應該是最早的用畫畫交換日記。原以為小孩子的往來不會持續很久,但很不可思議,我們這樣一往一來,居然長達七八年之久,原先跟她比較好的同學在畢業後的忙碌慢慢失去聯絡。或許是在加拿大太無聊的日子吧,而我們又都有興趣﹣漫畫。在中間我變成她的漫畫供應商,她會開書單出來請我買。從漫畫聊到生活,她也開始跟我說了很多在加拿大生活點點滴滴。

不過,對畫畫這件事,我們開始有不同看法,所謂不同看法,我看她在加拿大受到很好的藝術課程,繪畫技巧越來越好,己經不是我可以相比,有時人要去認清自己己經不行的事是需要很深的沈澱想過。在工作過程當中,我越來越偏向擅長管理,畫畫這個熱情似乎抵不過現實生活的催毀,尤其在那早的年代裡,畫畫不能當飯吃。也沒有電腦繪圖這種東西,(ps.電腦掘起是近10年,不要把我們的年紀想成很老)所謂「瑜亮情節」有時並不是「即生瑜,何生亮」的悲哀,而是各自有優點吧。不同環境造就不同的優勢。

一年暑假她返回台灣,我己經在工作,更在我們共同興趣出版社裡工作,那年我還幫她找了打工工作在出版社裡。我們還共同想做的目標做共同作品發表等等,故事說到這裡,或許有人會想這麼堅深的友誼,那現在一定有完成共同目標。可是,其實不然,緣份果然是上天給的。

韓庚有一首歌,我特別喜歡,那首歌「撐傘」常讓我反覆聽很多次,我想這首歌的詞意可以很廣,不定要代表男女之情。歌詞中的「對的時間在對的地點,對的表情當我們相見,凌亂的心被融化在一瞬間,如果沒有遇見你會怎樣,是否能看見這片天堂,你一直默默陪在我身旁,教會我堅強。」

上天註定給的緣份,要給要結束都不是人可以決定。我們永遠不會明白為何會是這個人會出現在你身邊談戀愛,做朋友,為何不是劉德華,林志玲。因為大部份時間我們都活在逆境中,遇到太多劫難,所以生命中能遇見肯給正面力量的人,一個好人,就是修來的福緣。上天真的安排好每個人的位置和時運。一件事盡力是應該,結果千萬不要期待。只能享受過程,有好,有壞,有美,有醜。
但趁能保留時能記下時,找一個箱子把保留值得留下的東西留下來,因為在時間逐漸消失時,這個箱子是打開時當你觸摸到這些東西,那些觸感那些味道,是惟一把時間再偷回來的工具,許多真實的美好是科技永遠無法取代。

 

IMG_1937.png 

 

人海茫茫中,我們不知道會不會再見,其實也不用說「一定會再見」讓自己安慰的話,人生就如此。緣起緣滅。但我有留下很美好的東西,她給我每張原稿至今都完好保留著,1994年這張是我最喜歡的畫。

Scan 31.jpg 

 


Amykiki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